风霜冷冽他眉目

时光雕刻他风骨


大部分文已锁
此处叶修(左)中心

【修伞】旧物系列(三)

下一章开始上肉,肉完就可以完结啦~这个系列可以算秋风叶下的后续番外

写肉的时候真是暗搓搓的兴♂奋

 

最后是个本子。叶修顺手从桌上拿起点东西想扇扇风,结果就发现是这个一直被保护得严严实实的本子。


苏沐秋忙着整理他以前随手放的草稿,完全没注意自己藏了那么多年的本子就在叶修手上。


这个路边随手就能买来的本子几乎陪伴了他们十年,忠实记录了他们最是意气风发,年少轻狂的日子。翻开每一页,都仿佛有着那个年轻时候的自己张扬地在向外挥手。


叶修曾经想过很多方法打开这本本子,事实上他对两人之间的胜负并不重视,但也有着一点概念,深深明白打开了只会让苏沐秋尴尬愤懑,但对方越是护着,他就越想翻开。


那时苏沐秋对这个房子的所有角落知根知底,叶修则一坐在电脑前大约就不移动了,所以藏起本子来是轻而易举的事情。然而大部分时候,它是被放在苏沐秋手边的,使用频率非常高。


苏沐秋去上厕所的时候也不可能带着本子,更不会先找个地方防叶修的毒手。叶修看见本子就在触手可及的地方,仅仅瞄了一眼就挪回了电脑屏幕上。他关注的不是内容,只是苏沐秋对它的态度,但是当时的叶修并没有想通这一点。直到那一年过去以后,收拾了心情,用十年怀念最初的三年,怀念每一帧画面。那些画面里总是苏沐秋,有他柔软而飞扬的短发掩过容易泛红的耳朵,有他畅然大笑与自己击掌时面上漾出的酒窝,有他不服气的表情掠过仍旧鲜活的面容……


这些,苏沐秋统统都不知道。


他们之间有心照不宣的默契,这样的默契又同时隔成了一层薄纸。


苏沐秋的本子记得并不只是胜负,胜负是数字,而他写下的是糅合了不甘与自豪的语句,透出来的话曾经直白地对苏沐橙说过:“叶修,最强。”


苏沐秋会在晚上跟叶修抢着同一床被子,叶修也总是无所谓地让他凑近,彼时叶修的身上还没有几乎浸入骨子的烟味,睡容安静并显出了意外的单纯,苏沐秋入睡总比他晚,偶尔会借着月光看夜色在他的脸上留下对比的明暗。


这些,叶修也不知道。

 

埋首千机伞草稿的苏沐秋终于抬起头,看见叶修对着手上那个分外眼熟的本子发呆,微微一愣,他也不那么在意了:“想看就看吧。”


叶修却摇摇头,把本子放到厚厚的纸堆上。两个人都蹲在地上,围着一地的杂物,同时低下头时有着近乎交颈的暧昧在游荡。


捅破窗户纸不是一两天了,叶修凑过去,嘴唇贴上了苏沐秋的耳廓,黑色和浅褐色的发丝彼此交织。


叶修拉着苏沐秋站起身,眼前同时黑了一下,实在是蹲太久了,苏沐秋后退一步,正好踩到了堆在那儿的什么东西,一个不稳就撞着床边倒了下去,疼得他抱着小腿简直要打滚:“嗷——!疼疼疼疼疼!”


叶修弯下腰帮他揉着腿,唇间透出一丝笑声,顺着裤缝就把手向上伸了过去,心里想的却是苏沐秋知不知道还有更疼的在等着他?


直到苏沐秋撞过的腿终于舒坦了,才惊觉叶修已经摸了好几把豆腐了,两个老处男简直一点都撩不得的,苏沐秋表示抗议的时候结结巴巴的,毫无以往风范:”叶叶叶修!我去你要不要这么——!“

 

 

评论
热度(41)
© 剪烛西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