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霜冷冽他眉目

时光雕刻他风骨


大部分文已锁
此处叶修(左)中心

【修伞】旧物系列(一)

第一个故事,苏沐秋怎么出现的不管!手机快打突然想写文了就这么任性!给点评论让我有复健的勇气吧……困qwq


旧物 


叶修和苏沐秋准备搬家了。


当时刚签约时是该搬到嘉世的小宿舍里去的,顺理成章。但是那时候大家都穷,投奔来的住了,本地的就别浪费资源了。何况还有个未成年苏沐橙。


现在是房子委实小了,一边打算着,一边收拾着吧。一个个纸箱子抬进来,住了十多年了,挤得满满当当的房子其实藏了很多东西。


第一回是个凳子,折叠的,落了一层灰,藕断丝连地连着蛛网,叶修苦笑一下,拿去冲了冲,洗干净了给苏氏兄妹俩鉴定。


苏沐橙记事牢靠,想起来是怎么来的这折叠凳。是挺久远的,她接过凳子,展开来,锈了不少,但不影响坐,于是她缩着腿坐下来,用仰视的视角看着两个若有所思的人,模样有点可怜,脸上确是明媚的。


“哎,这是你买的吧叶修?荣耀开服前?买完卡过了段时间我就没看到过了。”苏沐秋问。


叶修无奈:“这你得感谢我先见之明,那天队伍长得跟春运似的,我们俩全靠它才买到卡,否则得站成冰棍。”


“那也没差多少了。”


是没差多少,杭州养人,那年却入冬早,又潮湿,叶修福至心灵地意外买了个折叠凳回家,那天上了历史课的苏沐橙特别高兴地喊了声“胡床!”
“……”



荣耀是个宣传搞得很火热的游戏,万众瞩目。叶修和苏沐秋早早去排队,拎着个小折叠凳,慢慢等着那首版卡千呼万唤始出来。长手长脚的少年就跟蹲着似的坐在凳子上,万分期待着他们的转折点。


一个凳子是轮流坐,腿伸直了还容易挡道,万分不易。还不知冷热,虽然知道要打持久战,但以为杭州暖人的太阳护着住他们,穿得就少了。寒风来回蹿着,一遍遍刮过,还是冷却不了热血跳动的心。


轮着苏沐秋坐下了,叶修垂眸看着他,问他冷吗,苏沐秋说咱们俩穿得一样少,你觉得呢。叶修说那不一样,你那兜没我的暖,便拉着他手塞自己口袋里,替他捂暖了手,十指也就紧紧缠在一起。


其实还是冷的,手抬高了也不是多轻松多舒服的,但苏沐秋那个初中语文水平依然感觉到了心脏被一股经典而温暖的热流浸泡,温度沿着跳动的心脏流动的血,暖遍了浑身犹觉得发热,大约是在耳根那里。


不管是不远处家中的苏沐橙,还是仍在前方的荣耀,这个冬夜里,他们只有彼此两个人罢了。


回忆最是迅猛,情感更是冲击着从回忆里杀出来叫嚣。苏沐秋和叶修同时沉默了一会儿,微妙地反思了一下彼时年少的自己,总觉得果然不像兄弟间干出来的事。


然后一起拍板,这个凳子随驾迁移,不进垃圾桶了。

评论(10)
热度(66)
© 剪烛西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