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霜冷冽他眉目

时光雕刻他风骨


大部分文已锁
此处叶修(左)中心

【thilbo】草木集

除个草,我没想好标题发现了吗…

比尔博·巴金斯是一个单调的霍比特人。
自他从多年前的一段神秘的冒险——也许不能称其为神秘,如果你愿意听,比尔博会很乐意给你讲这个故事——奇迹般地回来以后,他那个蠢蠢欲动的、图克家的血统似乎就消耗殆尽了,他立刻恢复了他古老得仿佛有一个世纪远的习惯。
但要知道,巴金斯老爷那次回来带足了外人窥探不到的金子,这使他雇了一个园丁并仍然对平日生活花费游刃有余。袋底洞的花园里并没有太多植物需要巧手耐心的霍比特人去时刻照顾,比尔博还在自己的院子里种下了一棵大橡树,并且谢绝了老詹吉对它的照料,比尔博想要自己来。
夏尔的一年四季都吹着和煦温暖的风,橡木种子被埋进泥土里,比尔博看着它发芽、成长,在阳光下轻抖碧绿的叶,在风雨中挺立傲然的姿。橡树长得很快,也许是人在无聊单调的日子中感受不到时间的雕琢。比尔博经常会被人看见,他扶着烟斗,坐在粗壮的枝丫上,浓密的树冠把他精心吐出的烟圈搅得支离破碎——哦,不得不提,他现在吐烟圈的技巧高了很多呢。
通常在下面路过的人不知道他正躲在树上,把他现在已经开始显得老旧的绿门敲得梆梆作响。出于某种原因,比尔博没有给自己那扇可爱的门再次上漆,因此总是心痛得不得了,他向那些人大声呼喊表明自己的位置,久而久之,比尔博的邻居们已经习惯了他时常上树的举动,如果捎给了他什么东西,不必冒犯地闯进门去,放在树边的扶手椅上就好,有时也能看见比尔博坐在扶手椅里,对着他的树沉思,或者说发呆,这样的场景很奇怪,但比尔博乐衷于此。
其实人们即使说他古怪,也大多会跟上一句“但是”,否则听起来自己就像苛刻又刻薄的小人,霍比特人的气度不会像他们的身高那样小。至于那一句“但是”后会跟的赞美,总少不了大方这一特点。霍比特人每天都有下午茶,比尔博的并没有什么不同,但你在四点后敲开了他的门,他会很乐意款待你一番,拿出几乎搬空厨房和储藏室的诚意来招待客人。后来他发现食量巨大的霍比特人在人数不够的情况下,很多事物又要原样放回去,于是他就不会搬那样多了,不过一样的热情和丰盛。对陌生人甚至也是如此,他唯一不欢迎的大概就是塞克维尔一家的人吧。
灰袍甘道夫时不时会来拜访比尔博,当老巫师看见他花园里新鲜的场景后,把两条淡色的眉毛高高地扬了起来,他笑眯眯地问候着老友:“看来你的生活和以往一样舒服?并不觉得少了点,嗯,冒险而难受吧?”
“还不至于呢,甘道夫,来点提早的下午茶吗?”比尔博问。
“乐意至极。”巫师言简意赅地回答。
比尔博带着巫师进门,把手里拿着的《橡木指南》放在门口的柜子上,甘道夫则将自己灰色的尖顶帽挂上了衣帽架。
冒险过后的第一次老友相聚的下午在泛着泡沫的啤酒、松软可口的香籽蛋糕和争相飘远的烟圈中度过。甘道夫并没有对他们共同的好友索林·橡木盾缄口不言,见识丰富的老巫师给他讲起了在中土以外,更神秘的远方。曼多斯大殿会迎接矮人的灵魂,而那里并不会拒绝所有活的生灵的拜访。
“我有可能去?是吗?”比尔博问,“如果能再见到他们就好了,我的朋友们……”他低声念叨着那些故人的名字,为熟悉的面庞有可能再现于面前而激动。
甘道夫用缓慢的语调回答他:“我同你一样思念他们,但以前并没有霍比特人到过那里,我想你比我更明白,他们喜欢自己原有的生活——你也不例外啊,比尔博。”
“如果有可能,请带上我吧。”比尔博忽略了巫师担忧的眼神,他的头脑发热,动作急切,拿杯子的时候差点打翻了那杯液体。但庆幸的是,他在自己冷静以后也没有后悔过提出这个请求。
对方骑着马在田间小路中飞驰离开,而比尔博把他夜幕围绕的扶手椅搬回了壁炉前。椅子脚上沾着橡木同根的泥土,同时散发着避免霉虫的阳光气息。无论如何,比尔博搬动它的时候想,这真的挺可笑的,扶手椅不是该出现在花园中的物品,但他这样坚持着,仿佛和那颗高大的橡树、偶尔放置在坐垫上的书本,一同成为某次迷路中的指引。
评论(2)
热度(12)
© 剪烛西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