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蛇7

王八邱这下子也没法仔细去想,平常的习惯顺嘴就开始颠倒黑白:“张爷啊,我们这一帮子伙计都是做事的,人人在道上都知道您这大名,前几年您没啥踪影的时候形象也没落下半点威风,但实在是不知道吴家那小三爷和您是这么个关系。道上最讲的是诚意,既然是拿了委托和钱做事的,那就得啊,”他拍拍自己的嘴巴,露出个丑陋的笑,“——闭紧了。所以也请您体谅体谅?这命我们是最想要的了。日后再见着小三爷,老邱我一定绕着走。”

王八邱像是给道上新来的小伙子做着警告,事实上面前的人并不会不懂这些规矩,张起灵在人心中沉浮了多少年?他自己也不记得了。他来,只是要一个说法,一个听起来像是说我今天吃了饭了这么顺嘴的承诺。

人心变得最快,但是有些方法可以让它牢不可破。

一分钟后王八邱看着自己手臂上的纹路整个脸庞都扭曲了。他万万没想到张起灵居然可以做到用灵力把他说的话变成誓言,这些纹路不是他以前的那种纹身图威风,而是实实在在的诅咒。如果违反,肯定当场就死。精怪界这么大,这样的方法张家知道根本不奇怪,他现在只恨话说太满,得把吴邪当成雷达来避开。

张起灵也没给他质疑张家人信用的时间,和来时不同,飞快就走了,时间没必要浪费在小事上。

而与此同时,刚刚上任的吴助理已经离开了办公室,他收到了一个很久很久没有消息的朋友的短信,他说他是王胖子。

待吴邪打的到了楼外楼的时候,远远地就看见胖子杵在饭店门前。还是和以前没差多少,但是走进了看能看见他头发还是白了一些,对于精怪的悠长生命不禁有点感谢。他下车招呼一声,胖子就特高兴地带他进去。两个人刚落座,先是吴邪沉不住气发问了——不过,和胖子一起吃饭时谈不上沉住气没人说话的:“胖子你这在短信里也没说清楚,好好的巴乃不去任你种地怎么就跑回来了?”

胖子干笑:“嘿,没有什么解不开的心结,何况是胖爷我这种人,这不听说咱天真出事了吗?”

吴邪听了这话,也是颇为无奈:“我就打了一架你们一个个的当是我快死了似的冲过来,能不能有点出息。”

“那得看你自己有没有出息啊!”胖子说。

但是没等吴邪反驳,他就已经接上了自己的话:“说真的天真,虽然胖爷我不知道你这话里的‘你们’指的都是谁,但是怎么说咱们出生入死的交情,你也能信我是不是?不是所有帮衬着你的都是好人,也不是所有给你使绊子的都是坏人,现在事情闹得有点大,得亏胖爷有点自己的人脉,否则谁敢明面上和你这么说。你不是愣头青,但是道上的事,没什么人和你说你是看不透的,看起来远离红尘的小哥那都比你懂事。”

“何况现在有人冲着你来。”

吴邪很耐心地听着胖子的话说完,也算是明白了一下自己处境的情况,他很感激,胖子这表现是真兄弟,不会瞒着什么,这是一种信任。

他想了想,没啥能说的,目前就是以不变应万变,所有人都劝着自己好好在家里蒙头睡觉,他只能拍拍胖子的肩,举举杯子,胖子意会,两个人干了一杯。

等着晚上出来的时候,他们俩被冷风一吹,顿时想起衣食住行,吴邪问了问胖子什么计划,胖子说还是游山玩水,在杭州养人的西湖边上兜几天再回去,吴邪想想也行,就没去管他了,对于胖子来说,他已经习惯了这隐居一般的生活,吴邪并不想打扰他——有些事情不是听起来看上去的那么轻松,同时也不是别人能改变的。

正如他自己,不是别人劝就会放弃自己的想法。有人骂他倔,有时候吴邪自己也是优柔寡断,但是当一个人的生活经过了足够多的波折,就不会再因为别人改变自己。

 
标签: 瓶邪 盗墓笔记
评论
热度(7)

风霜冷冽他眉目

时光雕刻他风骨

© 剪烛西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