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蛇4

两人一夜相安无事,说起来,这一个床板的距离,有什么事,也不过震一下咬一口之类的,吴邪毕竟不是真的想折腾张起灵,只是实在生气才打了一架。

 怎么说,吴邪也是吴家的独苗,气度也是培养出来的,但是此刻又想到当年自己一大早上从房间里醒过来,跑出去连根鸡毛都没有的感受,悲壮得不得了。心下想着吴家不让他惹事生非,所以才会把他送到张起灵这。

 吴邪知道自己几斤几两,那打架的火候还不成,怎么闹也能是自己灰溜溜地逃跑,“小三爷”的名头有多少人是真心实意地喊的?大概只有三叔手下的一个叫潘子的伙计了,但那也不是由于他的实力和计谋,而是潘子对三叔的忠诚到了很高的境界。

 忽然吴邪就想让张起灵也着个急,不管会不会自作多情,但是还是有十分强烈的冲动使他想这么做——半夜就溜走。

 不过,“半夜”是个大范围的词,事实上如果真的半夜走,可能反而更容易吵醒张起灵。

 精怪在平时睡觉上和人类相去不远,刚睡着后的深睡眠期才是最好的时机。

 吴邪听着张起灵平缓的呼吸,琢磨了下时间,没有手表等直接表明时间的工具,在寂静的黑暗中,时间可以给人一种错觉,你以为过了很久,实际只是十几分钟而已。

 又耐着性子等了一会儿,吴邪探出去看了看,他的夜视能力很强,可以看到张起灵的手臂,白皙却能感到潜藏的力量,仔细观察能发现他起伏的呼吸有规律地带动了胸膛,再往下......

吴邪脸上有些不自然,已经是大夏天,张起灵睡觉就没盖被子,因为他从不开空调。窗户还开着,而且公寓位置选得好,冬暖夏凉。以张起灵的性格一般会盖条毯子,现在被他放在枕头边上。

 吴邪暗骂一声,张起灵上面是他的黑工字背心下面是三角裤,这么睡觉不知道什么心态!

 他不敢再没把眼神多放在张起灵身上,赶紧身躯一滑就溜出床底。卧室的风格正如张起灵本人,虽然不大,但干净整洁,没有多余的东西,地板上空空荡荡。吴邪施个小法术,立刻就从窗户那跑了。

 他没想到张起灵一直醒着。

 首先,以张起灵的身手,一点细微的声音就能把他从浅眠中唤醒。其次,他所受过的训练让他睡觉的呼吸声能做到几不可闻,虽然回到自己的地盘,但常年的习惯并不是那么容易就可以改掉的。

 张起灵睁着眼睛,偏了偏头,望着吴邪离开的方向,盯了一阵,又翻身睡觉了,黑暗中似是笑了一声。

 正飞奔着只想着跑得越远越好的吴邪背后一凉,他转转脑袋,早就化成了人形,在空旷的马路上快速地游荡,好不容易拦下了一辆出租车,上车了却哑然了,他能去去哪里呢?

 第一个想到的是胖子,但吴邪心里很清楚,那直接说去机场得了,可他的身份证可不在身边,手上也没多少钱,就现在这样跑去巴乃看种田并不实际。

 司机已经在不耐烦地催了,吴邪一惊,一个地址顺口就报了出去。等他淡定下来,才注意自己报的是解雨臣家的地址。怎么说都是自己发小,小花那应该没有问题。吴邪放松下来,拿出手机给解雨臣发了一条短信。

 那边解雨臣刚接到吴家的电话,听到吴邪的事情不禁轻笑一声,刚挂了电话就又收到了短信。

“小花!救急!我去你那混一晚!”

恐怕这一来就不是一晚上能送走的,解雨臣心里想着,还是从被窝里爬起来,稍微清理了一下一间空房间。吴邪常常跑来蹭吃蹭喝还蹭住,解雨臣一直有打理着空房间,没有多费事。很快就听到门铃响了,跑去把吴邪迎了进来。

 他似笑非笑地看着眼神有些迷糊的吴邪,估计他在出租车上还睡了一会儿,真是艺高人胆大,不把一个人类司机放眼里。解雨臣拿手机在吴邪面前晃了晃,还是那条短信的页面,道:“我给你混一晚,按理说你得求着我给你腾间房间啊,还这么一副大爷样。”他忽然拔高了声音,“难道要妾身服侍您睡下么?”

听见解雨臣的话,吴邪一下子清醒了,还有那副尖嗓子的功劳,讪笑地往房子里间退去,边走边道:“我哪敢啊,花儿爷您去睡吧。”

解雨臣也没多管,只嘱咐了一句毛巾搁窗台上晾着就回自己房间了。

 吴邪看着解雨臣的身影在门后消失,一个人站在开了一盏灯的客厅里,只觉得有些冷。

 他去阳台拿了毛巾,进了洗手间。

 
标签: 瓶邪
评论(4)
热度(8)

风霜冷冽他眉目

时光雕刻他风骨

© 剪烛西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