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文]白蛇 3

张起灵的公寓一直就他一个人住,实际上这件房子是他经历了多年野外生存回来后才买下的,尽管没有多余的房间,但吴邪更乐衷于躲在张起灵的床下睡觉,床的主人几次试图把他叫出来无果,也只好作罢。

 吴邪跟张起灵打完架以后就直接钻进了床底,突然想起了云彩,一个他并不熟悉的人类女孩。

 云彩是瑶族人。一次上山中遇见了胖子,那王胖子对小姑娘一下子就一见钟情,天天念叨着要给云彩的老爹当女婿,被婉拒以后跑到了吴邪这里来倒苦水。王胖子和吴邪,以及当时已经离开的张起灵是出生入死的兄弟。至于他们是怎么成为兄弟的,那就是另一个不为人知的故事了,在此暂且不表。

 而那天吴邪带着王胖子到楼外楼,以一张差点爆掉一张卡的代价让愁眉苦脸的胖子终于恢复了常态,但吴邪觉得他忘不了胖子的表情——那神态太过熟悉。

 胖子一仰头干掉半瓶白酒,精怪的酒量比人类好了太多,吴邪很放心地给胖子点了好几瓶摆着。抹了把嘴,胖子放下瓶子道:“天真啊,胖爷觉得这种感觉你也明白。”

话还没说完就被吴邪打断了:“胖子你这记性是怎么了?我他妈的连女人手都没碰过就你这…这啥…感觉了?”吴邪也喝了不少,酒量没胖子好,已经有点结巴了,但是眼神还是亮晶晶的,像不慎撒出来的酒滴。

 胖子笑了一声,正经地坐直了说:“天真,就你和小哥之间那点猫腻,像胖爷这么尖的眼神,就别藏着掖着了,歧视同那是,”他点了点远处,随手指了个服务员,“那是人类的看法。嗬,胖爷年龄比不上小哥,情报一点不差,你爷爷那辈风流的事都知道!”

吴邪愣了愣,但是今天他是来帮胖子的,所以他很快恢复了常态,后来自己回到家时想到了胖子这番话,不由得认真审视起来。

 胖子是个大大咧咧的糙汉子,但是他观察事物是三个人中最细腻透彻的。

 那天晚上吴邪对着自己那么多年刻意无视的想法呆滞地坐了了一个晚上。

 之后没多久,胖子再次来到吴邪这里,不用他说,吴邪也从新闻中看到了那个活泼的人类女孩,云彩,死了。

 只是吃早餐时不经意的一眼,就把吴邪震在原地,耳边毫无起伏的声音这样机械的念道:“……经证实,被撞的女孩名叫云彩,是瑶族人,大学刚毕业不久,在医院经抢救无效而死亡……”

胖子是个真性情的人,他把所有的悲痛没有保留地表达出来:“云彩才22岁!我是真的想和她在一起!”

吴邪难以去安慰他,说什么也都不过是火上浇油,他有句话甚至一直压在心底没有说出来:
“云彩是人类……她百年后就会死……”

但是没想到,云彩连剩下的七十多年也没有了,如果胖子和她能有一段时间去回忆,也许胖子也不会这样悲痛。

 后来胖子和吴邪道别,他说要去云彩的故乡巴乃,说走就走,在走出吴邪家门之后,胖子突然回头,说:

“天真,小哥是死是活还不知道,你还有希望。”

吴邪默默地点头,他似乎比胖子幸运了太多,自那以后他动用自己的、家族的、甚至他爷爷的人脉,去地毯式地寻找张起灵在突然消失前的所有痕迹。

 这样子一找便是十年。

 中途的惊险困难不是一般人能想象到的,由此,吴邪也从中顺藤摸瓜了解到了一些老九门的一些往事。

 吴邪自己就是老九门排第五的吴家的长子长孙,却意外地没有卷入老九门兴衰荣辱带来的风波。被称为九门提督的这九个人起初在长沙生根,渐渐发展开来,把握了几乎整个中国的精怪命脉。吴邪在这十年内能够接触到的只是外围的实力,但他仍然为此深感震撼。这样的力量不是光有时间便可以造就的,不由得对张大佛爷张启山感到一丝敬佩。他没意料到的是,张起灵居然是张家的族长,比张启山还高了一等。

 从他得到的资料中透露的信息来看,张起灵的突然消失实在是无可厚非,他的使命限制了他的自由。吴邪自己面对老九门时已经微不足道,张起灵的离开一下子能解决掉所有老九门和张家自身的所有问题。这个差距不是侏儒与巨人的差别,而是完全不在同一地平线上的距离。

 值得高兴的是,张起灵回来了,他的光芒已经消失,他的痛苦已经被掩埋。

 
标签: 瓶邪
评论(2)
热度(6)

风霜冷冽他眉目

时光雕刻他风骨

© 剪烛西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