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霜冷冽他眉目

时光雕刻他风骨


大部分文已锁
此处叶修(左)中心

【恋与制作人/白起x悠然】他的耳钉

韩野不知道白起那两枚小小的耳钉是怎么出现的,在高中时代,风头无两的校霸身上任何的变化都能引来注目,但偏偏,白起打耳洞的事情就是这样悄无声息的。

韩野第一次去问的时候,白起还很茫然:“什么耳洞?”

韩野指了指。

“……咳,很久之前了,是你没发现。”白起反应过来,总归还是有点尴尬的,毕竟找遍全校可能都找不到第二个打耳洞的汉子。他戴耳钉的效果暂且不提,但韩野倒是就此被他带上一条似gay非gay,薛定谔的gay之路,一根choker独领风骚。

耳洞大多是个人选择,少有人会被逼着打耳洞,白起也不例外,韩野问完他就忍不住问:“我这样……是不是不太好啊?”

“哪不好啊?白哥你是怕有人说你那什么,基佬?不可能的一看我白哥就是一钢铁直男,打了耳洞也照帅不误。”韩野真心实意地称赞他。

白起默然无语,他觉得问这么一个汉子,在悠然面前是没有任何参考价值的。

然而白起和悠然是近乎两个世界的人,只有极少数的时候,这两个世界相互碰撞,挤压,重合出的一小片区域,将那一瞬的时光崩塌成无限的奇点,最终却只能牢牢困住白起一个人。

直到白起毕业,悠然可能也不会观察到白起的耳钉。

白起的暗恋是这样润物无声,他好像在表现出少年人该有的放肆喜欢之前,就已经学会了克制与隐忍,这让他成长为了优秀的男人,却放弃了那一年因他仍是个少年而具有的一切特权。

直到他们的世界被推动着重合。无数的奇点坍缩,他看着这些惊人的天翻地覆,等待共同的新世界诞生。

于是这世界诞生了。

悠然会俏皮地把双手背在身后,探过身仰着头问他:“学长,你为什么去打了耳洞呢?真的很帅。”

白起想说,是因为你,你那时也如现在这样可爱,称赞过海报上露出耳钉的男模,风把一切都告诉了我。

白起也想揽过她的腰,注视着悠然,微微侧过头去,挡住一半的表情——他不知道这让他的羞涩欲盖弥彰——然后漫不经心地问“好看吗?带你去打吧。”

白起想亲手为那耳垂留下与自己一样的痕迹,可哪怕他对打耳洞的疼痛毫无记忆,也不愿真的这样见其流血。

于是白起只是说:“帅吗?我以为你会不喜欢。”

当白起第一次亲吻悠然前,他说过会让她见到不一样的自己,可是这样的爱情,不会因为有了回应,就失去自我克制如泄洪般汹涌流淌。

他既是少年的赤子之心,又是跨越了时间沉淀的长久爱意。

悠然对情感从不是敏锐的,可她逐渐地熟悉了白起那无以言说的爱意,她踮起脚尖向白起的耳边凑过去,她的唇碰到了那枚冰冷的耳钉和温热的耳垂。白起正是这样的,先碰到的是周身坚硬的外壳,只有悠然能探到柔软温和的内里。

“耳钉只是饰品呀,因为是你,所以特别喜欢。”

END
好像没写过这么纯的糖……吹一波我老公!让我当一会儿女初中生!
本来想写骚骚的起哥,结果还是变成温柔挂了…

评论(4)
热度(148)
© 剪烛西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