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霜冷冽他眉目

时光雕刻他风骨


大部分文已锁
此处叶修(左)中心

【声优操作/全职x恋与/无cp】你的声音

*满足一下叶夫人和白夫人双重身份的妄想产物。

京城里显赫的家族遍地都是,今天我们来讲讲其中两家,一个姓叶,一个姓白。

两家一直住得近,家里有恰好都是生了对兄弟,白家的小孩稍微大点,叶家的则是对双胞胎。

白家的老大被委托带着隔壁俩弟弟和他自己的弟弟玩,年少的白起刚刚得知时只觉得天昏地暗,他以为每个“弟弟”都会是一个工厂出产的,拥有和他亲弟一模一样的小恶魔性格。

结果发现并不是这样,也许“双胞胎”是另外一个物种呢,小白起这么想。

叶家的哥哥叫叶修,弟弟叫叶秋,名字除了押韵以外简直毫无关系。叶修是个重度网瘾少年,带着一圈小孩全都在打游戏。等所有人进了坑,才发现都打不过他。

在我玩的游戏里,没人能打败我,小叶修这么想。

毕竟游戏之外就不是这样了。比如白起的武力值,打遍大院无敌手。

但是这个故事既不涉及游戏,也不涉及打架。

这俩好兄弟神奇地,在声音上,有那么点相似。

这件事情他们俩本来是不知道的,两个人差了几岁,变声期隔开了两人的声音,当叶修的声线也终于稳定下来时,他们也只是偶尔会觉得有些相似而已。

转折发生在叶修离家出走的那段时光。白起还没有作为特警派回家乡,倒是在沿海的南方城市任职。杭州又是南方养人的胜地,初出茅庐的小警官白起还能够忙里偷闲地看望一番叛逆的邻居家的孩子。

尽管叶修表明自己是个为了防止弟弟出走以身代之的好哥哥,白起仍然坚持这是极叛逆的。他说的并非没有道理,但也不以此要求叶修回到他该走的轨迹上。毕竟,校霸和出走少年,谁也好不到哪去,对吧?

那会儿正是秋日风起,银杏满地的日子,白起向来是很享受的,叶修却在温度的波动调戏中倒霉中招得了感冒。

白起并没有去拜访苏氏兄妹家,只是约叶修出来吃了顿饭,席间去了趟厕所就上演了经典的电话铃响。

叶修比白起年少几岁,又正是锋芒毕露的年纪,相比磨练归来的白起,整个人带着嗓音都是清亮的。

可不巧,他感冒时声音便不由自主地沉了些,见白起手机响得厉害,又想到以往互接电话的时候多了去,便无可奈何地接了电话。

“喂,你好。白——”

“白哥早上好啊!咱俩这么熟了还问候啥呀,白哥我跟你说——”

“停停停!你等下,我不是你白哥。白起上厕所去了,你有啥急事儿吗?没了我就挂了一会儿让他再打。”

“……白哥你逗我呢?”

“嗯?”

“你玩精分呢吗?这声儿没错啊不就是你吗?”

恰巧白起回来,叶修赶紧受不住地把电话还他,还不忘对电话里说一声:“你正牌白哥回来了啊,你这什么耳朵啊,自己仔细听听。”

白起接过电话,瞄了一眼:“喂,韩野?”

“白哥?”

“嗯,是我。”

“咦,这么一听好像是不一样哈……哈哈……亏我还是您小弟,白哥我错了……”

“什么时候了你怎么还我小弟……怎么了?”

……

半晌过后韩野才挂了电话,叶修颇为好奇地问白起,咱俩声音真有那么像么?又不是我跟叶秋。

白起也有点纳闷:“可能是你感冒再加上电话失真吧……”

“有意思了,以后你帮我接我弟电话呗,我这反正连手机都没有。”

“我借你钱你去买行不行,本来就我在接叶秋的电话,你这么大个人了都快成年了,当年就算是叶秋要离家出走现在也比你靠谱……”

“什么叫就算啊,我这锻炼独立能力呢,你是我妈吗过来唠叨我,叶秋都没你烦……”

“可吃你的饭吧……”

悠然大概不知道自家学长还有这么能说相声的时候吧。反正自那以后这个声音的小把戏他俩倒是一直记住了,只可惜一人回了家乡化身他的女孩最坚实的盾,一人留在杭州成为荣耀中最无往不胜的矛,少时兄弟的情分长久地留存于心中,待千帆过尽少年归家,才与往事一同浮出。

TBC?

评论(4)
热度(118)
© 剪烛西窗 | Powered by LOFTER